4006-825-836

联系im体育

电话:4006-825-836
邮箱:admin@iteeinflamate.com
手机:0536-2082255转8017
地址: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行业新闻

投资是可以悟的 如何选到伟大公司?投资大佬段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1-09-03 18:49

  除了巴菲特和芒格外,段永平的语录无疑是在中国价值投资派大佬中流传最广的。它们完全脱胎于巴菲特价值投资,具有一针见血和化繁为简的智慧,同时具有中文母语思维之下表达价值投资的酣畅淋漓。

  段永平是著名企业家,小霸王品牌缔造者,步步高创始人,vivo和OPPO联合创始人。他同时也是著名投资人,2000年初投资网易获100倍以上回报,2011年之后重仓苹果、茅台等公司。他在重仓的10年间经历了三次超过30%的回撤依然持股不动,截至目前获利10倍以上。

  段永平的投资风格是长期主义(以十年为维度进行思考)+满仓主义(不惧牛熊大多数情况下满仓持有)+集中投资(能看懂的好生意只有三四个)。

  段永平认为,投资是可以悟的,没人天生有悟性的,有悟性的人一般非常肯悟,会习惯想本质及长远,近十年来他所买的、茅台和腾讯,都有巴菲特的影响在里面,尤其是一直拿着这点,和巴菲特绝对密不可分。

  巴菲特和段永平都是价值投资流派中“喜马拉雅山脉”似的人物,与其仰望,不如反复学习去领悟其投资思想精髓。

  本期证券时报·券商中国“投资小红书”梳理了段永平自2010年以来的博客,分别从如何对待市场走势、如何选择伟大的公司、在好和贵之间如何选择、如何建立投资信仰,投资当中的不为清单等几个方面摘录其观点。领悟这几处也是投资者在价值投资途中晋级的关键。

  段永平:关注企业应该从关注产品开始吧?没有例外。强大的产品是必要条件。找到有定价权的公司对投资非常重要,理解他们为什么有定价权也非常重要,不然几个市场起伏就会睡不好觉了。

  现在最简单的过滤器是商业模式和企业文化,过不去就不再看了,省很多时间。企业领导最重要的事是建立企业文化,确立什么东西不能做,如何把对的事情做对当然也很重要,但只要是在坚持做对的事情,时间就会站在你这边。

  段永平:生意模式就是生意的模式,就是产生净现金流的模式。好的商业模式很简单,就是利润和净现金流一直杠杠的,而且竞争敌手哪怕很长时间也很难抢。“时间是平庸公司的敌人,是伟大公司的朋友”。你可以想象,谁的生意很难抢,然后再想想为什么?

  一般来说,商业模式经常要看的东西不外乎是护城河是否长期坚固(产品的差异化的持续性,包括企业文化),长期毛利率是否合理(产品的可替代性),长期的净现金流(长期而言其实就是净利润)是否满意。

  段永平:和巴菲特聊一聊,给我非常大的帮助,至少给我带来几千倍午饭的价值。以前我对商业模式是没有那么重视的,只是众多考虑之一。认识老巴以后,我买的苹果、茅台,包括腾讯,都有老巴的影响在里面,尤其是一直拿着这点,和老巴绝对密不可分。

  另外,从那以后,市场对我的影响逐渐下降到几乎没有。如果能够重来的话,那我肯定会更早地去赢取那个机会。

  段永平:企业文化其实非常实在,建议你看看苹果的发布会,体会一下是不是虚无缥缈的企业文化。建议你从现在往前看10年的发布会,看完你会有体会的。

  基本上就是听其言观其行,看这家公司过去都说过啥都怎么做的。比如,当我对苹果开始感兴趣后,几乎看了苹果所有的发布会以及能找到的库克和乔布斯讲过的东西,也用了很多苹果的产品。

  段永平:这个问题很大,笼统地讲,就是企业行事是以利益还是以是非为标准。如果凡事是以利益为准绳的,我就不太喜欢。其实老巴讲的“right people”指好的企业文化,搞不懂就不碰。

  多数公司碰到问题时讨论的都是有没有钱赚的问题,而有利润之上追求的公司碰到问题可能会先问一句,这是对的事情吗,这是应该赚的钱吗?目前看差别很小,但20年后,差别很大。

  段永平:“关键的动机并不是让大家更好地拍照,而是卖他们的胶卷。”(注:已破产的柯达公司),“利润导向”和“消费者导向”的差别长期而言就是生与死的差别。

  段永平:苹果最厉害的就是在苹果的企业文化之下建立的生态系统,这是非常强大的商业模式,难以撼动。

  Think different 其实非常了不起,长期而言是力量巨大的。Think different 其实是内含“消费者导向”的,因为那是前提。

  段永平:伟大公司的价值我也不太会估,所以买了不要轻易卖就好。最重要的是如何确定其是伟大的公司。

  段永平:其实这个问题我想了很多年,一直没懂老巴说的安全边际是什么意思,但自己最后体会是这样,不了解的公司再便宜也不便宜。

  我对安全边际的理解是对公司的理解度而不是股票短期价格波动。对一个伟大的公司而言,有时候一点点价格差别10年后看都不是事,但因为那点价格而错过了一个好公司就可能是大事了。

  段永平:有投资者把注意力放在“好价格”上,我主要关心商业模式和企业文化。

  段永平:既然是买东西,总是与价格有关。你买任何东西的价格同时也是你的机会成本。伟大的公司从长远来看往往不会贵到哪里去。

  段永平:老巴说卖一个伟大公司的时间是never(注:好公司不用考虑卖点)。

  段永平:贵或便宜,都是从未来十年或更远的角度看。比如,如果你觉得一家公司未来肯定会完蛋,那么什么价格都是贵的。几年前,有个某公司的第二大股东聊到该不该卖某公司,什么价钱卖的问题。我说,这个看着早晚为零的公司,什么价卖都是好价钱吧?尽量避开那些看起来10年后日子会不好过的公司很重要,偶尔错失一些机会不会伤害到你。

  如果你觉得看10年比看三年难,那一定会觉得看三年会比看三天难,所以看三天更容易?结果显然是不好的吧?

  贵不贵是相对你自己的机会成本而言的。比如我有闲钱,我会更倾向于买苹果,而不是亚马逊。至于会不会涨更快,我并不知道所以也不关心。

  14、如何做到持股不动如山?2011年买了苹果公司后,2012年-2013年出现了55%的下跌;2015年-2016年出现了36%的下跌;2018年出现了40%的下跌;2020年出现了36%的下跌。美股,几乎单仓一只,甚至身边的朋友知道阿段还持有苹果的情况下,都忍不住卖掉。

  段永平:其实大概没多少人比我更高兴看到苹果股价掉下来,因为这样苹果的回购价会更低,回购数量就会更多,未来我们持有的比例就会自然上升。

  苹果每次大跌的时候我都会加码,每一次!想到10年后的时候,自己喜欢的股票大跌,怎么会心情不好呢?不过确实绝大部分早年跟我买苹果的早都卖掉了。

  段永平:股票是由每个买家自己“定价”的,到你“自己”觉得便宜的时候才可以买,实际上和市场(别人)无关。啥时你能看懂这句话,你的股票生涯基本上就很有机会持续赚钱了。

  如果看不懂其实也没关系,因为大概85%的人永远看不懂这句话,这也是有些人早晚会亏在股市上的根本原因。非常有趣的是,我发现其实大部分从事“投资”行业的“专业”人士其实也不是真的很明白这句话。

  你们只要把公司想象成一家非上市公司,没有股价变化就明白了。不过,绝大多数人大概做不到这点。客观讲,没办法将一家公司看成非上市公司来投资的话,最后多数会亏钱。

  段永平:不懂什么叫系统风险,好公司便宜的时候,应该尽量多买点,岂有卖掉之理。

  段永平:跟风的一碰到类似这几天的情况(注:大跌)估计多数都被震仓震掉了。

  段永平:买股票和这只股票过去是多少钱没关系,就像卖股票和买入成本无关一样,搞不懂这点就是trader(注:交易者),当然做个赚钱的trader也不错。

  段永平:有人问库克,分析师总是说“苹果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卖出那么多产品”是否会让你感到困扰呢?库克对此的观点是,曾经是这样,但现在不会了,我们需要长期经营苹果,我总是觉得奇怪,人们非常关注我们90天内卖出了多少部手机,我们所做的决定是影响今后多年的决定,我们不想为那些想快速赚钱的人管理公司,我们需要长期经营这家公司。

  段永平:忽略市场影响,看懂商业模式和企业文化,尽量想明白10年后企业会是什么样子。如果你决定要买某只股票,先想象下如果股市马上停止10年交易,你能否接受。

  段永平:其实我是接受说树长不到天上去的,但为什么因此就觉得涨了很多的公司就不能再投资了呢?这两者完全没有关系。

  段永平:跟心理素质没有关系,恐惧是因为你不明白所谓“价值”为何物。你根本就没明白上市公司与不上市公司的区别,所以下跌你还会恐惧。恐惧的程度与了解程度成反比。只要你投公司是自己明白的生意,就不容易恐惧,也不容易贪婪。

  段永平:满仓不是问题,我就是个满仓主义者,大多数情况下都是满仓的,只要不用杠杆就好,我对短期趋势没概念,短期内啥都可能发生,所以看长远特别重要。

  段永平:择时非常难,我非常不擅长。如果资金是在我喜欢的公司大掉的时候,我会非常舒服地把钱放进去,但如果刚好在公司近期涨了很多的时候或者近期可能有大事件的时候,我可能会选择稍微等一下。原则上,我觉得最好的办法可能是不择时,只想10年以后的情况,总体回报是最好的。

  段永平:不做空、不margin(注:杠杆)、不做不懂的东西。什么时候明白都不晚,不过真的明白恐怕都是在付出大代价后。

  段永平:买股票用杠杆的情况下,你的股票是被抵押给券商的,当杠杆比例高到一定程度,一个大跌券商就可能会把你的股票卖掉还债。股市大跌是一定会发生的事,而且总是发生在你没想到的时候,只要你一直用杠杆,你一定会碰到这一天的,很可能会让你一夜会到解放前。苹果历史上大掉40%事情发生过10次以上。

  段永平:由于自己不用FB(Facebook)的产品,所以对FB的理解一直没有达到很透彻的地步。最近一段时间,抖音就把它吓成这个样子,说明它可能还是有弱点的。我的卖出也符合“对自己不够了解的功底,涨了也想卖跌了也想卖”的情况。

  段永平:学巴菲特最重要和人们能够学的东西其实不是他不做什么,绝大多数人学的是相反的东西,就是他在做什么,那是没办法学的,因为每个人能力圈不同。巴菲特说知道自己能力圈有多大比能力圈有多大重要的多。当然,能力圈的大小也是可以学的,但那是每个人自己的经历,巴菲特不教这个。

  段永平:错误是不可避免的。但呆在能力圈以及专注和用功可以大幅度减少犯错的机会。每个人看看自己犯错的比率,再看看老巴犯错的比率就明白差别在哪里了,关键在不懂就是不碰的原则。多数人错在一知半解时由于害怕失去机会而急急忙忙出手。

  段永平:我关注的公司和人都很少,可以花足够的时间在有限的人和公司上,这样准确率自然就高很多。越是懂投资的越应该集中,但据说不太懂的人则最好分散到指数基金上,不过我没试过。

  我是支持集中投资的,只要你真的了解,不是赌一把的心态就好。我的投资基本都是高度集中。

  段永平:哈哈,其实每个人都有一颗投机的心,所以才需要信仰。我对信仰的理解就是“做对的事情”,或者说知道“不对的事情”就别做了。人们热爱做“不对的事情”是因为这类事情往往有短期诱惑。

  段永平:事实上,投资是后天的,是可以学会的,只要认真的肯学。总要想着赚快钱恐怕就属于没天赋了。

  段永平:没人天生有悟性的,我看到有悟性的人一般非常肯悟,会习惯想本质及长远。

  段永平:投资需要理性,用“内心强大”容易被曲解。一般而言,好的投机者内心确实强大。

  段永平:我不认为投资与性格有多大关系,至少依我所见,绝大多数人实际上是想不明白,但是他们不知道而已。We don‘t know what we don’t know。

  段永平:虽然我觉得自己算是很理解价值投资了,但对老巴理解的那种厚度还是很震惊。这次老巴在回答一个做“PE”的小伙子的问题时,只说了:“PE is ‘buy to sell’。 If I were you, Ill try to make some money and buy some good company(s) to own。”如果是我,说的意思可能差不多,但好像不能做到这么简单。

  段永平:“本分”就是回归(或找到)一种心态,在这种心态下,往往能做正确的事情,而这种心态就是清净心,是佛家所说的无上智慧。回归清净心,做正确事情的这个过程的坚持,就是本分。

  《清静经》上说“人能常清净,天地悉皆归”,一个人能够常清净,天地的力量会回到你生命上来。平常心其实就是这里清净的意思。只有平常心才能本分。

  段永平:经常看到人们对平均每年15%+的回报非常不屑,不是很理解,似乎他们一出手就应该5倍10倍啥的。平常年景的说法很有趣,因为对我而言,每年都是平常年景。

  我对投资的期望值是年化8%-12%,但投资以来的回报比这个高不少,也许是运气吧。


二维码
电话:4006-825-836
地址:山东潍坊市北海路财富国际商务大厦23层
Copyright © 2002-2021 im体育机械电子设计制造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